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情】鼻烟壶(微电影剧本)

编辑推荐 【晓荷·情】鼻烟壶(微电影剧本)


作者:烟云墨雨飞 进士,9954.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4发表时间:2020-09-22 10:36:43


   【故事梗概】大山村的老人郭发仁今年七十一岁,本来身体还不错,因为雨后那天出去寻找丢失的一只鸭子,不小心滑到了,一下子摔成偏瘫。基于这个情况,郭家顿时闹成了一锅粥。老大郭子忠、老二郭子孝,以及他们的媳妇,韩玉琴、周桂花等,都不是善茬,一个个推来推去,谁也不愿意照顾侍候老爷子。村委会主任赵大叔调解了好多次,他们终于答应两家轮流照顾,一家三个月。但是,怎么照顾的呢?两家都是很厌烦,老人每天都吃不饱,又不敢说,说了怕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突然有一天,老大老二家孩子,都回来对爹妈说,爷爷家有个传家宝,是个老年间的鼻烟壶,很好看。他们都看见了,一个城里来的古董专家鉴定后说,是真品。老大老二一听,马上改变了态度,对老人好起来。直到老人去世,他们就开始翻箱倒柜,用镐头、铁锹挖那个破房子四个角,结果,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房子塌了……
  
   【主要演员】
   郭发仁:男,七十一岁,大山村村民。
   郭子忠:男,五十二岁,大山村村民,郭发仁长子。
   韩玉琴:女,五十一岁,大山村村民,郭子忠妻子。
   郭子孝:男,四十九岁,大山村村民,郭发仁次子。
   周桂花:女,四十六岁,大山村村民,郭子孝妻子。
  
   【次要演员】
   赵大叔:男,五十六岁,大山村村村委会主任。
   冯大刚:男,四十八岁,大山村村民。
   李大翠:女,四十五岁,大山村村民,冯大刚的妻子。
   郭喜春:男,十三岁,小学生,郭子忠韩玉琴之子。
   郭寒冬:男,十二岁,小学生,郭子孝周桂花之子。
   丁花嫂子:女,四十八岁,大山村村民。
   古董商人:男,三十八岁。身份保密。
   村民甲:女,六十八岁,大山村村民。
   村民乙:男,七十一岁,大山村村民。
   群众演员若干……
  
   【第一场】大山村,日外,雨后
   (大山村,雨后,一片清新自然景象,郭发仁缓缓走近画面,他用一根棍子四处扒拉着草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村民冯大刚从另一头入画)
   郭发仁:跑哪去了?怎么就不见了呢?
   冯大刚:郭大爷,您在找什么啊?
   郭发仁:俺有一只鸭子不见了,昨天就没回来。
   冯大刚:郭大爷啊,不见就不见呗,刚下完雨,路滑,您可要小心点,别找了,回去吧,
   郭发仁:(连忙摇头)不行,要找——大刚,大爷没事儿,你去忙。
   冯大刚:郭大爷,您可要小心,俺走了。
   郭发仁:(摆手)好好好,你去吧。
   (冯大刚笑笑,转身刚刚走了十几步,忽听哎呦一声,连忙回头望去,只见郭大爷摔下一个小山包)
   冯大刚:(连忙奔过去,焦急呼唤)大爷……郭大爷……
   郭发仁:(在草丛里呻吟)哎呦……大刚……俺……俺在这儿呢。
   冯大刚:(三步两步奔到老人面前)大爷,您、怎么样?摔坏了没有?
   郭发仁:估摸着,俺、俺这老腰可能断了……哎呦……
   (冯大刚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二十几分钟分之后,一台三轮农用车停在不远处,驾驶车的正是郭子忠)
   (冯大刚和郭子忠赶紧把郭发仁弄上车,车子向镇医院急速驶去)
  
   【第二场】十几天之后,郭子忠家,日内
   (郭子孝和媳妇周桂花分别坐在沙发上,韩玉琴则是坐在炕上,大家都闷头不说话)
   郭子忠:(清了清嗓子)大家也知道了,医生说,老爷子岁数大了,摔了这么一下,一下子就偏瘫了,治愈的希望不大。也就是说,他呀,以后不能自理了。
   周桂花:大哥是啥意思?说出来,我们大家听听。
   郭子忠:还能是啥意思?照顾呗。
   郭子孝:怎么个照顾法?
   韩玉琴:(轻轻哼了一声)子孝兄弟,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谁不知道老爷子可是喜欢你啊,啥都给你了,我和你大哥可是啥也没捞着。
   周桂花:(马上反驳)大嫂,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同样是儿子,都有赡养的义务。
   韩玉琴:桂花,老爷子要是把家产都给我了,我就侍候,绝无二话。但是,没给我们。我们就不应该照顾。凭啥啊?
   周桂花:凭你们也是儿子,而且还是长子,当然更应该尽孝。
   韩玉琴:没给家产,不管。
   周桂花:你不管,那我们也不管。
   (眼见妯娌二人越说声音越大,最后竟然吵起来)
   郭子忠:(帮腔自己的媳妇)弟妹,俺家玉琴说的有道理啊。
   郭子孝:屁道理!同样是儿子,你还是老大,你不管谁管?
   郭子忠:老二,老头子待见你,你得家产了,就应该你管!
   郭子孝:哼!你做梦!俺才不管呢。
   (四个人就这样吵起来,镜头摇过他们情绪激动、扭曲的脸)
  
   【第三场】某日,村头大树下,日外
   (男男女女围坐了一圈人,有的在打毛衣,有的在摘菜,还有的在磨镰刀)
   李大翠:(打着毛衣)听说了吗?郭老爷子那两个儿子,谁也不想侍候他,都打翻天了。
   村民甲:(叹息一声)唉,人老了,能动还行,要是不能动了,让人侍候,就是讨人嫌。
   村民乙:可不是嘛,人老了,谁都不待见。
   李大翠:按理说,自个的爹就得自个侍候养着,打什么打?
   村民丙:话是这么说,可就是有人不喜欢侍候啊。像你那么善待婆婆的人,还真是少见。
   李大翠:俺婆婆瘫痪三年了,俺一直在侍候着,俺就觉得老人不容易,年纪轻轻守寡,养大大刚不容易啊,俺就想让她好好的。
   村民甲:大翠是个好儿媳,大刚娘真是有福气。
   村民乙:要是都像大翠这样,老人就都有好福气了。
   村民甲:大翠,郭家最后怎么办了?
   李大翠:听俺家大刚说,是赵大叔出面,挨个儿训斥了他们几次,好像说好了,等老爷子出院,轮流养着侍候,一家三个月。
   村民甲:也只能这样了。
   村民乙:是呢。
   李大翠:(抬头看看太阳)哎呦,不说了,到时间了,俺给婆婆慢慢熬着中药呢,可能估摸着差不多好了。
   村民甲:好好,你去忙。
   村民乙:多好的媳妇啊。
  
   【第四场】日内,郭子孝家
   (郭子孝一家在吃饭,饭桌上有肉有菜有米饭)
   郭寒冬:(很快吃完了)妈、爸,俺吃完了,上学去了。
   周桂花:儿子,吃饱了吗?
   郭寒冬:(打着饱嗝)呃,吃饱了。
   郭子孝:吃饱了,就走吧,好好学习啊。
   (郭寒冬应了一声,走出画面)
   周桂花:子孝,你爹那个老不死的,你送饭吃了没?
   郭子孝:(啃着排骨,乌拉不清的回答)把昨天的那半碗剩饭给他了。
   周桂花:子孝,你说,咱们把老不死的撵仓房去住,你哥会不会说咱们?
   郭子孝:说咱们?他敢!哼!他们不也是给老不死的随随便便盖了一个破房子吗?跟猪圈似的,能住人?这么一看,俺比他强多了。
   周桂花:(点头)说的也是。
   郭子孝:(屈指算着日子)真快啊,后天又该给老大送去了。
   周桂花:可不是嘛,唉,三个月真是度日如年啊。
   郭子孝:媳妇,俺后天一大早就赶紧把老东西送走,你先去把园子里的草拔了,俺去钓鱼,等回来给你和儿子炖鱼吃。
   周桂花:(眉开眼笑)嗯嗯,俺知道啦。
  
   【第五场】日内,郭子孝家仓房
   (黑漆漆的仓房,传来一阵阵咳嗽声)
   (镜头跟进,用破板子胡乱搭成的破床上,郭发仁老人躺在那里不住的咳嗽)
   郭寒冬:(小跑着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肉包子)爷爷,俺给你偷了两个包子,你快吃吧。
   郭发仁:好孙子,你再别偷了,被你妈知道的话,要打你的。
   郭寒冬:俺妈去地里拔草了,她不在家——爷爷你快吃吧,俺去给你倒一杯热水来。(跑出画面)
   郭发仁:(用那只能动的手,笨拙的缓缓吃着包子)唉!作孽啊,都是自己把老儿子惯坏了,还不如孙子孝顺。
   郭寒冬:(端着水走过来进入画面)爷爷,喝水吧。
   郭发仁:(被孙子喂着水,突然老泪纵横)冬儿……
   郭寒冬:爷爷,你别哭啊,没吃饱的话,俺再去给你拿。
   郭发仁:(连忙阻止)够了,够了,不要拿了。
   郭寒冬:(笑了)爷爷,给俺讲个故事吧?
   郭发仁:冬儿,咋那么喜欢听爷爷讲故事啊?
   郭寒冬:俺就是喜欢听爷爷讲那些战斗的故事,俺长大要当兵,当英雄保卫国家。
   郭发仁:好孙子,有志气——今天给你讲个战斗英雄的故事。
  
   【第六场】日外,郭子忠家大门外
   (大门口有一个破平板车,车上是郭发仁老人)
   郭子孝:(使劲敲着大门)大哥,快开门,俺把爹送来了。
   (敲了半天,竟然无人应答)
   郭子孝:郭子忠,你可别装傻,赶紧开门,把爹弄进去!
   (仍然还是没有反应)
   (郭子孝一边敲门一边大声喊叫)
   (屋子里,郭子忠、韩玉琴同时站在窗前,就是不应答)
   韩玉琴:你兄弟可真贼,早早的就把老东西送来了。
   郭子忠:谁说不是呢,咱就不出去,等八点再出去,让他一个人在那儿叫去。
   郭喜春:(睡眼惺忪走过来,揉着眼睛)爸、妈,咋这么吵啊?人家还没睡醒呢。
   韩玉琴:(赶紧把儿子推向他自己的卧室)啥事也没有,儿子,你快去再睡一会儿。
   (大门外,郭子孝走来走去,偶一抬头,看见院墙,也不太高,突然有了主意)
   (郭子孝居然把老人骑放在院墙上)
   郭子孝:爹,你可别怨俺。老大不开门,俺也没办法,你就好好骑在墙上等着——记住啊,你要是摔下去的时候,一定要摔在老大家的院子里,摔在外面可没人救你。
   (郭发仁胆战心惊用那只能动的手把着墙头,身子哆哆嗦嗦的,随时要倒)
   郭子孝:(又对着院子里大喊)大哥,俺把爹放在墙头了,你一会儿别忘了接他。(扭身出画)
   郭子忠:(在窗前看见了,赶紧跑出来)老二,你个混账东西!
   韩玉琴:(随后跑出来)子忠,快把人弄下来!死在这儿可不行,要不然该说咱们虐待了。
  
   【第七场】日内,村委会办公室
   (村委会主任赵大叔一脸严肃的站在那儿,郭氏兄弟以及他们的媳妇,一溜排站着听训)
   郭子忠:赵主任,俺、俺家不是地方小嘛,所以、所以就给俺爹单独弄了一个房子……
   赵主任:你家那叫房子?连狗窝都够不上!哼!
   郭子孝:就是嘛,都不如你家的狗住得好。
   赵主任:你给我住嘴!你那仓房就能住人?四处漏风,苍蝇蚊子乱飞,你还好意思说别人?
   郭子忠:能对付着住就行呗。
   赵主任:说啥呢?对付着住?让你住行吗?
   (郭子忠不敢吭声了)
   赵主任:你们啊,让我说什么好?你们的妈死的早,是你们的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养大,等老人老了病了,就推来推去谁也不愿管了。真是白瞎你们的名字了,忠孝,结果都是不忠不孝的玩意!
   韩玉琴:赵主任,那你说咋办?
   赵主任:咋办?凉拌!村里决定给老爷子单独弄个养老房子,雇一个人专门照顾,你们哥俩就出工钱。
   (四人一听,喜出望外,还有这好事儿,所以一致同意。)
  
   【第八场】村里养老房,日内
   (丁花嫂子为老人剪指甲,郭寒冬、郭喜春来看爷爷,陪着老人说话)
   (不大一会儿,赵大叔领着带大墨镜的古董商人进来)
   赵大叔:冬子、春子,你们两个先到外面玩一会儿去,大人有事要说。
   (郭寒冬、郭喜春哦了一声,一前一后走出去)
   赵大叔:(赶紧关上门)郭大叔,快把你的宝贝拿出来,让这个古董行家看看。
   (门缝那儿,两双眼睛好奇的盯着看,屋里的人愣是没发现)
   郭发仁:(拿过自己的破枕头)在这儿呢。
   丁花嫂子:来来,俺给你剪开吧。
   (特写,剪子慢慢豁开枕头,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物露出来,层层打开,终于展现出一个玲珑剔透的物件来)
   古董商人:(小心翼翼拿着那物件,边看边赞叹)啊呀,好东西啊,这可是清朝的鼻烟壶,值钱。
   赵大叔:真的?
   古董商人:当然是真的,这可是当初皇家贝勒爷用的东西。
   赵大叔: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听老人们说过,这郭家的上几辈,也就是郭大爷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当初是一个贝勒爷的跟班。因为救了那个贝勒爷一命,所以,就把鼻烟壶赏给他了。
   郭发仁:(点头)是这样的。
   古董商人:大爷,您卖不卖啊?
   郭发仁:(摇头)不卖,俺等着谁对俺好,谁孝顺,俺就给哪个儿子。
   古董商人:唉,可惜了。这鼻烟壶,初步估计,大约七八十万呢。
   赵大叔:郭大叔,那要是谁也不孝顺呢?您这鼻烟壶还卖不卖?
   郭发仁:那俺就只好卖了。
   古董商人:老人家,您若是卖的话,可千万要告诉我,我买。
   郭发仁:行。
   赵大叔:郭大叔,您要是不卖的话,可一定要先藏好了。
   郭发仁:俺知道。
腾讯欢乐十三张   古董商人:赵大哥,我的走了,还有好几个村子要去看看呢。

共 625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孝顺,历来是中国自古以来的美好的传统。可是传统却在现在变了味,有那么一些人,渐渐地不再孝顺家里的老人,特别是老人生病之后,遗弃老师,虐待老人的事情,时有发生,文中的老人,雨后寻鸭,却不幸摔得偏瘫了,这下不得了,大儿子不想照顾,二儿子也不想照顾,没有办法,只能轮着来,可是,这也不是办法,两家不给老人吃饱饭。村主任赵大叔想了一个办法,说是老人有件宝贝,很值钱,这下子,两人都愿意照顾老人了。老人过世后,两个儿子发现,宝贝不见了,到处找,甚至挖墙,结果房子坍塌了,埋了两个儿子。这个故事用微电影的手法,告诉我们,一定要孝顺老人,不然得遭报应。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千骑卷平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千骑卷平冈        2020-09-22 10:37:39
  感谢老师赐稿,祝安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