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回魂夜(传奇故事)

编辑推荐 【萌芽】回魂夜(传奇故事)


作者:方宇成 白丁,68.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7发表时间:2020-09-23 09:32:15

存在着鬼的世界,它是人世的翻版。——题记
  
   引子
   清光绪年间,这个靠近边境的小村落里建了一座祠堂,在当时看来,这是很有作用的。据说那段时间里祠堂里死了不少人,同时还有不少冤魂,因此阴气很重。即使在红日初升时进到其中,也会觉得不寒而栗。
   祠堂不远处是一“乱坟岗”。鬼子屠村后,路上尸横遍野,都是被八路军拾掇后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人们都说那些怨灵找不到家,只好在晚上出来寻找,这才有了闹鬼这一说。
   不管是祠堂或乱坟岗,都有人请了阴阳师来看,然后无果而终。曾经一个人壮着胆子走那儿的夜路,回来后一直念叨着“蓝色、怨灵”,过几天就尽了阳寿,到阎王爷那儿报到了。
   解放后,特别是60年代的运动,北方地区的祠堂基本都被推倒砸烂或改造成了办公场所等。这儿的祠堂虽没被推倒,但仍然经历了火灾的洗礼,有目击者说他们看见了鬼影。从此,关于闹鬼的事情却越来越多了……
  
   一
   “开工了!”大概凌晨五点钟,我那黑心的老板就站在村口吼开了。那老板是真的抠门,宁愿拖着我们几个月工资不发,也要去城里花天酒地,据说这些钱都是偷工减料从盖房材料里省出来的,因此楼房还倒了几次,压死了一些人。
   “真是个铁公鸡!”工友们不情愿地爬起床,嘀咕了几声,这比正常规定的时间要早了一个小时啊!
   “老刘!”一个工友喊道,“哎,真奇怪,老刘呢?”其他人也发现了老刘不见了,便跑出去一看,老刘正躺在门槛上呢!他就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睡得死死的。人们喊他起来,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场的工友们都不说话,因为老刘从来不会梦游,那他一定是被“那种东西”抬出来的。
   “快点!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个月工资还想不想要了!”老板“铁公鸡”在村头跺着脚,拿着扩音器喊道。
   大家困得半闭着眼睛,因为大路很宽,循着“铁公鸡”的声音便能找到。到了村头,老板也没说什么,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他在前面走着,我们在后面跟着,上下眼皮直打架。
   这一路上的景色倒是挺好的,总算平复了我的一点心情。我趁老板不注意,偷偷拿出手机,对着右边的树林拍了一张照,一不小心把“铁公鸡”也拍了进去,真是大煞风景!
   我看着拍下来的图片,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额头上冷汗直冒,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一不留神便让后面的人踢了一脚。那人很生气,凑过来一看,吓得惊叫一声,害得“铁公鸡”罚了我们一人一百元钱。
   “你看那张照片,后面那白的是什么?”工友们拿着我的手机,互相传着。几乎每个人看了后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脊背冰凉冰凉的,顿时睡意全无。我盯着后面那团白东西,越看越感觉像一个人,难道是……鬼!
   奇怪,平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这次居然走了半个小时,而老板却像个傻子似的,直着向前走。我们几个对了对时,没有错。等到了工地,手机上显示已经六点多了。看着工地上的公用电子钟,居然才五点三十,手机上的时间不知什么时候也变了。刚才那流失掉的几十分钟是怎么回事?
   我们几个越想越害怕,但毕竟是过来人,没一会儿便忘了。今天,“铁公鸡”和往常似乎不一样,没有骂我们,但总是凶巴巴地盯着我们,不过谁也没有注意。
   这一天,老板似乎良心发现了,并没有让我们加班。这是非常罕见的,我们晚上聚在一起玩了好一会儿。大约晚上十一点半,我们看看时间,不早了,便准备回村。
   “要不,我送送你们。”老板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大家都盯着他看:之前他就只会压迫我们,何曾听过有这么好心?难道真的良心发现了?不可能,他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那臃肿的脸上,眼眶深深地陷了下去,整个人简直看不见一点儿血色,就像,就像……大家不禁打了个寒战,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二
   一行人走在大路上,没有灯光,两边的树林深不见底。同白天一样,我们仍然绕了好长时间也没出去,就像陷入了无底洞一般。
   一片云朵掠过天空,遮住了月亮,地上顿时漆黑一片。几个工友拿出了工作时用的手电,却发现刚装上的新电池竟然没有电,我们满脸疑云,但谁也不敢说话。
   慢慢地,阴冷的风吹走了黑云,大路又亮了一些,附近的山顶上,狼嚎声接连不断,我看见老板“铁公鸡”的脸上拂过一抹诡异的笑。令人奇怪的是,两旁的树林还是那么暗,那么绿,树顶上也没有被月光照过的痕迹,这完完全全不是一个世界。
   “呜呜呜……”我的心猛地一颤,左边的丛林摇了一下,传出了阵阵哭声,声音那么像老刘失踪的女儿,难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赶紧跑到老刘旁边,他面无表情,好似行尸走肉一般。我急了,便去喊他,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我的嗓子就像是被人掐住一样,怎么也喊不出来。
   我使劲地掐了掐自己,竟然不痛!难道这是一场梦,不可能,今天一根钢条掉在腿上,差点儿把腿压断了,痛了一个小时。
   我不断地将眼睛瞟向阴森恐怖的树林,有时总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但当你看向那个地方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我走着走着,就有些累了,看着旁边的工友,却一个也没有停下来,他们走得很快,我只好在后面追,“嘭”的一声,我撞上了走在最前面的老板,他扭过脖子,那眼神似乎是想把我碎尸万段,但又显得不自然,倒像是人为粘上去的。
   老板冷冷地盯着我,慢慢地拿起了我的手——他的手十分冰凉,简直像个死人,随后又放下,扭过头去。夜里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再往前走一点,就到了乱坟岗,平常我路过这里时,一般在早上,或者几个人结伴而行的时候,但是在这里,身旁的几个人都不太正常。我想着,便打算唱首《智取威虎山》壮壮胆子,但刚想开口,就被一个声音吓住了。
   “哈哈哈哈……”树林的深处忽地传来了这样一个笑声,仔细一听,这不是老板“铁公鸡”的声音吗?再往他原来站的那个地方一看,人竟然不见了!
   我立即惊慌起来,四下里看。乱坟岗的确很乱,一块块墓碑扎在半山腰上,在月光的反射下,尤为吓人。在我四下张望之际,一旁的工友们却还是直挺挺地向前走。
   那是什么!我看见了一个飘飘乎乎的蓝色火焰悠悠地向我飘过来,那时候没有现在懂得多,以为是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便在人群里绕来绕去,那鬼火却一直跟着我,怎么也甩不掉。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它觉得无趣了吧,就自己钻回树林里去了。它走了,但是我的眼前却一直有一个飘忽不定的白衣人。走了不几步,那远处的白影没有了,再看突然又有了,并且时小时大,时高时低,这难道真的是鬼?鬼不就是变幻无常的吗?
   我揉了揉眼睛,再一看,眼前却空无一人。
   “老刘!”我喊道。这时候却出现了声音,却没有人回答我。
   “人呢?”我四下里张望,一个人也没有,那些工友们不知道去了哪里,“哼!提前走了也不说一声,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要我跟鬼开会啊!”我愤愤不平地说。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一点儿声音。这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除了自己的声音外,听不见一点儿声音,连回音也没有。我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向前走,再过一会儿大概就要天亮了吧。
  
   三
   “二娃子!”
   “谁?谁!谁喊我?”这是我的小名,连我最好的几个“好哥们儿”都不知道。我身上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听老人们说,在天亮之前,鬼是很猖狂的,而且听到人喊你,千万不要回答。
   “二娃子!”又是一声。我不敢回头,只好用手塞着耳朵,闷头向前走。最后我实在被叫得烦了,回头一看,哦!原来是老刘,奇怪,他为什么不走到我前面来呢?
   我们俩就这样默默地走着,他也不说话,同样是面无表情地盯着我,让我心里发毛。又过了好长时间,我心里估摸着天应该快亮了,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却还是晚上十二点,对了好几次时,但总是不起作用。
   “拿命来!”我耳边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回头一看,有一只长相奇怪的动物向我们冲过来。那东西长得很像人,等近了一些,我才发现,那是老板“铁公鸡”。
   “还不快跑!”站在一旁的老刘终于说话了,拉着我向前跑。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后面。在这漆黑的夜晚,我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眯缝着眼睛看。只见那鬼的眼眶里黑洞洞的,似乎并没有眼球,身上能看见的地方青筋暴突,七窍流着血,手干巴巴的,简直就是一具干尸。
   我们跑得飞快,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低头看见大地飞一般地后退,但在看看两旁树林,就像和我们一起跑似的,一点儿都没变,倒是“铁公鸡”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又跑了大约十几分钟,我实在跑不动了,便停住休息一会儿。那个鬼离我越来越近了,心想着你要抓我就抓我吧,我也不跑了,省得做个累死鬼。
   说来也怪,明明那么远的距离,眨一下眼,他就来到了跟前。用手顶着我的脖子,将我举了起来。脖子被勒得透不过气来,脸涨得紫红紫红的,眼珠子差点儿就要从眼眶里蹦了出来。我向树林里扫视了一遍,没想到这里还是乱坟岗,再仔细一看碑上的名字,不正是我的工友们吗?
   这时,每个墓碑上都慢慢地冒出了一缕青烟,然后变换成了一个人形,飘过来,站在“铁公鸡”身后,几乎都是一些我熟悉的人。老板一只手掐着我,另一只手则在后面乱找,每找到一个便塞到嘴里,将这些可怜人的灵魂咬得“嘎吱嘎吱”地响。我伸出手去就要打他,但每次都像打在空气上。
   老板吃过了那群可怜人,打了个嗝,冒出不少残余的灵魂,接着看了看我,奸笑一声,随后从我的肩膀上扯下一块肉,放在嘴里大嚼了起来。他又用手抓住我的头发撕扯,似乎想扯掉我的头。
   “救命啊!”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一声。
  
   四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在绝望之中,我忽然听到了一些嘈杂的声音。接着,我觉得自己被松了下来,隐隐约约看见村民们举着火把,奔了过来。他们将我扶起来,让我喝了些水。
   “怎么回事啊?”工友们都来了,老刘拍了拍我的背。
   “刚才,我看见,我看见老板……”我恍恍惚惚地回答。
   “别动!”旁边有一位法师模样的人忽然喊了一声,大家都安静了,“此处阴气极重,所以即使寅时过了也不起作用,不宜久留,快带他走吧。现在天快亮了,鬼魂马上要返回了,待我作法驱鬼。”那道士拿出桃木剑,挂上一道符,念了几句咒语,符咒马上燃烧起来,同时开了阴阳眼,对着阴暗处一阵乱劈,所到之处尽冒黑烟。
   很快,第一抹朝阳洒向了大地,天亮了!
  
   五
   “快看,那是谁?”我渐渐地清醒过来,抬头一看,祠堂赫然立在眼前。这时,祠堂台阶上一个胖乎乎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人们把他搬过来,放在大路上,才发现人早死了。
   “铁公鸡!”工友们异口同声地喊道,我挣扎着一看,可不是吗!那就是老板“铁公鸡”,哼,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他!只见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不是这里缺了一块肉就是那里少了一块骨头,看样子已经干得差不多了,我们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尸体竟没变坏,就像埃及的木乃伊一样。
   “他昨天不还活得好好的吗?”我惊呼,一旁的工友们也很疑惑。不过死了也好,没有人来压榨我们了。
   “你们说什么啊,他一个月前不就死了吗?!还是请我作的法事啊!”道士收好东西,过来看了一眼。那道士说下葬的时候听见棺材里有一阵声音(这里的人们还延续传统),认为是哪个鬼找上了他,便贴了一张符就草草了事,大概是阴气重的原因,蜡烛怎么也点不着,怪不得几个人脸上都蒙了一层灰,这件事从来没说过。
   “什么,一个月前!那昨天的是……”我们几个想了想,对啊,二十多天前,路过他家门口时,的确有人在哭丧。并且用余光瞥见一个黑影从墙角闪了出来,片刻间就不见了,回忆到这儿,大家都觉得背后发凉,不禁打了个寒战……
   “快看!”一个眼尖的工友指了指“铁公鸡”。尸体正以几十倍的速度腐烂,发臭,人们迅速退到了两米开外,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脚开始,慢慢地变成一滩黑乎乎的东西,那张脸消失时是狰狞的,最终燃起了一阵无名怪火,升起了一缕青烟,飘上了天空。再看看地上,只有一个骷髅,黑洞洞的眼眶直勾勾地盯着我们。
   我们几个工友一人掏出一点儿少得可怜的工资,请人来将这骷髅重新安葬,毕竟人家不仁,咱不能不义啊。
  
   尾声
   自打这件事以后,再也没有出现什么闹鬼的事了,乱坟岗这边也平静下来。老人们都说他不得好死,死了要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时光荏苒,物是人非,这座祠堂在一件雷击事件中,轰然倒塌。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将这一带清理掉了,露出一大片平地,建成一座广场。一旁的树木砍掉了,乱坟岗也重新修理了一番,终日里阳光普照。
   我们几个年纪也大了,每天也就是在这边练练身体,向一些懵懂的小孩子说着这个故事,并告诫他们,人总是要有底线的。每当我说这些时,总觉得背后有一双来自冰冷世界的眼睛,冷冰冰地看着我。
   刚下过雨,地面上很潮湿,几个小水凼无规律地分布着,没有太阳,显得很湿冷。“啪!”一粒乌鸦屎落下,落在水中,砸出了一个铜钱大小的水坑,搅混了水,倒映着天空的水面就扭曲起来,慢慢地,慢慢地,变成了一,一……一张脸!我惊出了一身冷汗,那张脸古怪地笑了笑,又消失了,水面又恢复了平静。水中的一缕灰黑色划破了倒映的天际,我脑海深处传来一个声音——
腾讯欢乐十三张   地狱无门!

共 505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富有传奇色彩、寓意幽深的传奇故事。习作由题记切入,张本蓄势。行文过程中以第一人称的叙事视角,讲述了“我”上工途中所遭遇的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鬼故事,在抽丝剥茧中层层披露抠门老板因克扣工人工资终得报应的始末。场景描写,生灵活现,人物刻画惟妙惟肖,入木三分,让抠门老板、老刘等人物形象跃然纸端。文笔犀利,手法老道,立意构思、布局谋篇更是匠心独运。耐读,耐品,让人百读不厌。【编辑:心花一瓣】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20-09-24 10:20:01
  好人升天堂,恶人下地狱。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鬼事印证了“好人上天堂,恶人下地狱”的因果报应。
但愿意绽放成一瓣心花,长成一棵小草,愉悦心境,点缀江山。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