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在夏走丢的秋(散文)

精品 【流年】在夏走丢的秋(散文)


作者:绿雨如丝 秀才,2150.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8发表时间:2020-09-25 08:40:10
摘要:在夏走丢的秋,你可知,我的味蕾,又惦念你做的果仁酥皮月饼了。

秋,妯娌乳名。
   名叫秋的妯娌,没有走到今年秋天,没来得及看她大田里春栽的红叶树,夏播的玉米种,没来得及拍摄院中红灯笼似的枣,小太阳般的柿。更没来得及摘挤挤挨挨的黄豆荚,挖吵吵闹闹的地瓜果……就丢在了夏的路上。
   妯娌是怎样走“丢”的?至今,仍无准确答案,她,只给人留下猜测,后悔,和思念。
   秋,虽然文化不高,但不疯不傻,不痴不呆,所以,不必担心人贩子拐卖。妯娌,性格温良,省言少语,和家人无齿痕,和邻居无口舌,因此,她不会意气用事,抛夫弃子,决绝的来一次断舍离。
   说实话,即使让她走,她也无路可走。因为,她只小学毕业,十几岁时失去父母。上有同母异父已成家的哥哥,下有上小学的两个妹妹和刚刚会说话的弟弟。作为长女的她,唯有与学校作别,才是理所当然做法。看护弟妹是义务,饲养家畜是责任,洗碗做饭,一日三餐,生活需要她这样作答。
   十八岁时,嫁为人妻,嫁给本村比她大八岁的我丈夫的三哥。三哥聪明,模样周正,也学习好,只是那个年代还没恢复高考。小学时,从秋千摔下,脊背受伤。给人感觉他的肩上好像永远扛着个包,当然,不是富贵包。三哥初中毕业后,当了生产队电工,工分高,分红多,她嫁给他,为的是能帮衬她家吧!不难想像,秋的见识和世面,仅是一个村庄,两个家庭的过渡,又能走到哪里?
   说实话,即使让她离,她也无因可离。她的胸怀和格局,就像她身高,纤瘦娇小。当一个人,把家庭和责任田,当成风景时,便觉拥有了远方和诗意,散发出熠熠之光。光,很瘦,瘦得一意孤行,仅照见家里养的笨鸡,喂的信鸽。仅照见丈夫孩子热炕头。做饭,洗衣,织补御寒的衣衫,是她的事业。光,很小,小到眼里只有耕耘的田,除了家里分的责任田,又租种邻村村民的,加起来二十多亩。大田复小田,终年不得闲。犁田、撒种、追肥、锄草……是她的职业。家务,种田,注定她追赶时间,同时她也被时间追赶,又怎舍得离去?
   可不,初为人妻,她尝到家的甜蜜,就像走进春天。蓝蓝的天空把墨云揉碎,清新而爽朗。随着一双儿女先后出世,她更像新生的嫩叶,神彩飞扬,激动的欢声笑语。
   于是,每天,屋檐上的归燕,总是被她劈柴声唤醒,黎明前的至暗,也总是被她“幸福的歌儿,幸福的歌儿飞满天”声线划破。
   灾难,有时很是大方,会慷慨于一人。
   秋的日子,刚刚还像拔节芝麻,愉悦生长。瞬间,就风雨交加,把脑袋耷拉。电工三哥,登高下低,生产队时,深井中作业,一条腿浸泡水里,凉气、湿气就像稻田里的钻肉虫,一不留神潜伏筋络。钻肉虫,通过蘸水不断拍击,能驱赶出去。而凉和湿,看不见摸不着,狡猾到登峰造极,一旦侵略身体,就像鹰叼住鸡,万万不舍丢弃。针灸,中药,艾熏,方法用了不少,可湿气依然在腿部活跃。从此,三哥走路,比别人大了幅度。年龄越大越是这样。现在,即使柏油路,也被他走得忐忐忑忑,踉踉跄跄,若酗酒之人。
   三哥尽管身体大打折扣,但脑袋依然明亮。农忙时,夫妇同心,一头扎进自家田里。冬闲时,他沿街串村,贩卖电线,赚取小钱,日子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久,翻盖新房,儿子娶妻,光景还算瓷实。
   穷汉赶上闰腊月,屋漏偏遭连阴雨。三哥不仅肩凸腿瘸,四十多岁时,又患肾病,被摘掉左肾。疾病叠加疾病,要强的三哥,性格变得无常,心强命不强的三哥,看到田里野草疯狂纠缠庄稼,而腿疾又疯狂纠缠他,让他无法蹲下,去尽快完成农活。所以心里也杂草葱茏,把不能多动的腿,转嫁到能动的嘴上,妯娌成了他扔垃圾的桶。他除嫌秋,性格慢,动作慢,不出活外,有时还恶言劈面。妯娌秋,真慢啊,慢到一言不回,悉数收纳。侄子嫌她妈逆来顺受,为秋打抱不平。妈你就不能反抗一下,连鸡都“咕咕咕”表示不满,你倒好,一字不吭。妯娌看着房梁,好像那里放着她能说出的话。“妈挨骂不疼不痒,也不会少了什么。你爹要强,骂骂心情能好些。”
   真的,妯娌秋,确实慢。就像龟兔赛跑的龟,以不舍昼夜,换取成绩。时间的鞭,抽打着她,让她如陀螺般旋转,她也驱赶时间,把夜当白天使唤。
   三哥有思想,妯娌也坚信,土里抛不出金子,但种树却能换来票子。除了责任田里种粮,租来的地全种上树。思想只要会思敢想就行,而要把思想和票子接轨,却需要在时间里磨练耐力、毅力,还有苦力。
   从此,妯娌秋把太阳举在头顶。多少个正午,做好一家人午饭,炎炎赤日下,她在田里和马齿苋、狗尾巴草博弈。马齿苋这一沾土就活的物种,正当在黄叶树下张着喝醉酒的脸,向天吟哦时,怎么也没想到,一双不大却顽强的手,已将自己连根拔起,切断了那份怡然自得。狗尾巴草,高兴得在丁香树下前仰后合,仿佛自己就是人见人爱的丁香花,开得大鸣大放。也实在没想到,一双比自己尾巴还粗糙的手,竟对自己下狠手,斩草又除根,春吹难再生。
   当秋笃信,不怕慢,就怕站时,她把月亮悬在夜晚。一家人穿的毛衣,一针针,一线线,她就着月色完成。据家人说,她走“丢”的前夜,还一直忙碌。忙着给六口之家蒸完包子和馒头时,已是午夜两点。
   洗衣机,于她就是摆设。家人衣服,她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手加搓板洗涤。她说“用洗衣机洗不干净,还费衣服,费洗衣夜。”
   怎能忘记,那年腊月,我坐月子,儿子弄脏的屎尿片,就是三嫂秋,用手清洗的(那时没有尿不湿,纸尿裤)。整整两月,滴水成冰的冬日,院里除了西北风照访,屋檐上偶有冰凌叩问外,剩下就是她浆洗尿布的涮涮声了。我感动,感激,用钱回谢时,她只甩给我一句“你以为人和人,穷得只剩下钱?”。
   其实,谁又不喜欢钱呢?三哥吃药要钱,开春购种子买化肥要钱,人来礼往要钱。她是那么需要钱,可她又如此轻贱钱。她舍得把家养土鸡蛋攒下给我拿,舍得把地里收获的红豆,绿豆,挑饱满的给我带。她说,你们上班在外,什么也得花钱买,听说还是转基因,对身体不好。每次回家,夏天拿菜,秋天拿瓜,不施农药,没有添加的口福,都是三嫂秋给予我的。
   可是,她走“丢”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连个惜别也没有。
   得到噩讯,我正在单位值班。打问得知,她胸口不舒服一周有余,以为着了凉,以为出差气,以为挺一挺就好了……秋,总是那样自以为是。唉!庄稼人,躺不到床上,谁去就医?再加上那几日,老天发慈悲,夜晚降雨,白天丽日。秋,断不会错过这天赐良机。红薯蔓已到恋爱期,似出墙的红杏,舒展绿臂,必须抓紧这几天掐断生长欲念,否则,只长蔓不结果。南瓜芽,也到着床期,进入亢奋状态,也需在这几天施肥助力。
   晚上,妯娌胸口难受,三哥给按摩。她的心情就像玉米地里的牵牛花,或者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三哥决定,明天带她看医生。她说后天吧,明天我就把红薯蔓打掐完了。又说,能活到九十岁多好,我能多些日子陪你。
   当别人向我这样叙述时,就想,难道这是她冥冥中的预感?人总是后知后觉,总是事后才想到关联。谁看得见,谁又说得清?
   一夜难受。第二天,她照样早早起床,做饭,收拾。一家人饭毕,该上班的上班,该打工的打工,她也和三哥一起走出院门。三哥开电动向东,把暑期孙子、孙女送到镇上学架子鼓和英语。秋,锁好院门,骑车向西,朝红薯地驰去。
   那么平静,那么安宁,今天分明就是昨天的复制。夏叶轻柔细软,像张开的伞盖,风要穿越显得艰难。几只麻雀,在泛着油光的路面,惊惊乍乍地飞。
   大约一小时光景,村民发现,妯娌秋躺在夏的阡陌。拔打120,拔打家人手机。寂静田野,救护车锐啸,惊雷般掠过头顶。田间小路,秋,无血无伤,服装整齐,眉头紧蹙,侧卧若熟睡。一坨玉米花粉,像秋天的菊花,别在她发侧。一根蛛丝,闪着寒光,沾在她挽起的胳膊上。一枚红薯蔓攥在脉搏停跳的手掌。姿势简单,重复着岁月的动作。
   三哥嚎叫,哀求,医生救她,求求你们,救救她吧!医生摇头,幽幽吐出,可能是心梗,也许是脑梗……后悔,忧伤,泪如雨,从天空摔下,洒在更远的土地上。
   我见到她时,她已睡在土黄色棺木里,鲜花花圈簇拥着她。遗像上的她,烫着发,嘴角微扬,静静看着她打拼下的家。这是她撤出人间,停泊在世的最后一刻。哀乐刺耳,两股乐队比赛似的响着。送葬的人们揉着眼睛,送葬的人数超出秋的预料。但是,她躺在那个木匣子里,黑黑的,闷闷的,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数字,看到这个场景了。她娘家哥跪在灵前"秋,你没给豆家人丢脸,活着省吃俭用,到走,都没把一个钢镚送给医院。你才57岁呀,连患什么病都成了谜"……
   是啊!妯娌秋,没走到甲子,没有在夏的经脉上,得到秋天的走向。
   八月十五,秋分起。秋!三嫂!妯娌!你看,秋来了!真的来了!这是实至名归的秋啊。石榴红了,桂花香了,玉米金黄,豆子入仓,家里的秋景,缺了你,该是多大的殇!
   在夏走丢的秋,你可知,我的味蕾,又惦念你做的果仁酥皮月饼了。
  

共 343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读完已经是泪流满面,作者的妯娌,秋,一个勤劳朴实的农家妇女,可她的一生却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光,很亮,照亮了庄稼,照亮了家人,光很温暖,温暖着贫苦的家,温暖着坐月子的作者。秋,一个见识和世面仅是一个村庄,两个家庭的过渡的女人;秋,一个把家庭和责任田,当成风景时,便觉拥有了远方和诗意的女人;秋,年少时,看护弟妹是义务,饲养家畜是责任,洗碗做饭,一日三餐,生活需要她这样的女人;秋,出嫁后,相夫教子,家务,种田,注定她追赶时间,同时她也被时间追赶的女人,却走“走”丢在了夏天的路上。作者通过一件件往事,把对秋的思念丝丝缕缕的扯了出来,扯的人心疼,扯的人心酸,扯的人红了眼眶。一篇不可多得的怀念好文,一个“丢”字满纸充满了凄美和不舍,词语优美,格式新颖,破题独特,字里行间引人入胜,佳作推荐。【编辑:茉莉花香香满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926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20-09-25 09:14:35
  问好作者,希望多投稿。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