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情】街头(散文)

编辑推荐 【晓荷·情】街头(散文)


作者:青蛙公主 白丁,56.1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9发表时间:2020-09-26 07:42:32
摘要:描写街头乞丐和流浪汉的各种生活形态。

做为一个都市人,日日行走于街头马路,神色漠然,步履匆匆。每天摩肩接踵地擦肩而过的,都是跟我一样忙着上班,忙着送孩子上学,赶着下班,赶着回家做饭的人群。伴随着上班赶路的人们匆忙脚步的,就是背着书包在人群中穿梭着嬉戏奔跑的孩子了。
   当我停了下来,不再匆忙地赶着上班赶着接送孩子的时候,我就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毫无目的地慵懒地在这个城市中晃荡,我发现了这个城市中的另一番景象。
   毫无例外地,在晚饭过后的七点到九点之间,不会更早,也不会太迟,在街角转弯,或公园乘荫处,广场就更是在所难免了,只要有一小块稍微宽裕的空地,就成了大妈们晚饭后跳广场舞的不二之选了。广场舞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大城小巷,遍地开花。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可以说大妈们的广场舞扎进了中国城市的每一根毛细血管。
   就像人总要生病一样,每个城市都有他的乞丐。在街头,在拐角,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在人行天桥,在菜市场,总是蹲着、跪着、躺着各式各样的乞丐。越是热闹繁华的地方,乞丐就越多。乞丐总是穿得破破烂烂、邋里邋遢、肮肮脏脏,有躺在铺在地上的被子里的生病的老人,有抱着哺乳婴儿的妇人,有带着孩子神色凄惶的男子,有在大冬天把烂腿、疥疮露在外面以博人同情的残废人,也有各种各样的长着巨大脑袋、没有脖子、斜着肩膀、驼着背的畸形人。绝大多数乞丐会在面前放个碗,或是纸盒,用来装人们施舍的钱。微信普及的今天,几乎每个乞丐都有微信和支付宝的收款码,让人们扫码给钱。有的乞丐还有制做完好的求告信,像广告纸那样立在身边,写着家中因遭遇灾难而如何如何不幸。装备良好的乞丐甚至拥有音箱和麦克风。我曾见过一个没有腿,只剩一个胳膊的乞丐,把整个身躯摊在一块薄木板做成的小小的四轮车上,用一个手掌撑着拖鞋,在地上用力往后一撑,就前进一步,再用手掌往前推一下开到最大音响的音箱,断断续续地往前走着乞讨。
   我住城郊的时候,在菜市场见到一个半截肠子流在地上的年轻小伙,边上一个老女人,哭着说儿子生病没钱治,想要回家又没有路费。我一下就心软了,把身上准备买菜的三百块钱全给了老女人,让她做回家的路费。一个月后,我在最繁华的市中心的天桥上,又看到了这个肠子流在地上的小伙,那个老女人在哭着说着同样的话。我远远地就绕道走了。为这事,我被人嘲笑了许久。
   乞讨的花样和模式总是不断翻新。有年轻女孩,跪在地上,当然总是用披下的长发盖住整张的脸,说是考上大学,家里穷,凑不起学费,求人们施舍凑足学费好上学。地上摆着学校证明、录取通知书、三好学生奖状等的各种复印件。有一家三口,说是行李被偷,求施舍三五块路费的。也有模样齐整的中年男子跪在路上,说钱包被偷,出于无奈,求舍口饭吃的。有一回,还看到有一个穿着戏台上古代县令穿的破洞百出的戏服,脸上涂得红红绿绿的老人坐在十字路口乞讨。求告信上写着因剧院倒闭,衣食无着,因此流落街头。那县令的戏服看了让人直想笑,可老人那张涂得白白的,贴了张黑鼻子的小丑一样的脸,看了又让人直想哭。
   有个乞丐,大中午,躺在天桥上,舒舒服服地睡着懒觉。可是只要听到一丁点脚步声,或是眼睛从破草帽下觑到人的影子,他就一骨碌爬起身,曲膝跪着,不停地磕头,双手作揖,嘴里大声念着“行行好吧,大人大恩,祝您洪福齐天,升官发财,福寿满堂”。要是没有收获,或是天桥上重又杳无人迹,乞丐就又懒洋洋地挺直身子,重新躺下地去,拿破草帽盖了脸,睡他的懒觉去。我曾经看过一张乞丐收拾好行装,准备打道回府时的脸。那张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就变了,可以说是三百六十度的转变。那些怜悯悲伤、令人同情的凄惶神情霎时间就不见了,就像商品被卖完一样被收拾得一干二净,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我们普通人下班时通常都会有的轻松舒坦,结束一天工作,放下重担的愉快。除了这些,在乞丐的脸上,甚至还多了些戏谑、玩世不恭的神情。
   我不禁哑然,或许,乞丐只是一种职业,一种我们并不了解的职业。一种出售和购买同情的职业。
   偶尔,街头会有弹着吉他卖唱的年轻小伙。一般都在傍晚,下班以后。这些小伙通常都很害羞,一般都戴着墨镜,或是帽子拉得低低的,遮住大半个脸。装吉他的盒子敞开着放在脚下,里面有零零散散的人们扔进去的钱。
   在有屋檐的店铺的外面的走廊上,间或还会栖息着流落街头的流浪汉。把共享单车的锁撬掉,单车就是他的财产了。白天天一亮,流浪汉就起床了。把被褥、厚厚的纸皮、几件可怜的衣服一卷,还有几个破罐子全都塞进肮脏的编织袋里,再把装得鼓鼓的编织袋挂在单车把手上,流浪汉就带着他全部的家当,消失在这个城市中。晚上,流浪汉再把被褥铺在地上,被褥不够再铺上厚厚的几层纸皮。单车挡在被褥外面当做临时的围墙,给他围起一个可以过夜的窝。
   有共享单车和被褥的流浪汉已经算是富裕的了,有的流浪汉贫乏到极点。我见过一个女流浪汉,无论春夏秋冬,都把她所有的衣服穿在身上。最里面一件衬衫,中间一件夹克,外面还披着一件棉袄,下身永远穿着同一条黑裤子,趿着一双拖鞋。冬天就把棉袄扣上,夏天就把棉袄扣子打开。肮脏是不用说了,衣服黑乎乎的这边一团,那边一团,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头发像板结的土块,硬硬的一块,已经看不到发丝了。她身边只有一个塑料袋,里面塞着各种各样的纸团,还有从垃圾桶捡来的装着剩菜剩饭的快餐盒。
   她永远坐在沿街一所无人的房子的屋檐下,一动也不动,看着过往的人。冬天的时候,她那双黑黑的结着厚厚的老茧的穿在拖鞋里的脚,脚后跟和脚趾头都已经裂开了,流着血。我很想送她一双棉鞋,但又不敢。一次,一个女人匆匆走过,不小心碰到了女流浪汉摆在地上的装着剩饭的快餐盒,女人连忙道歉。女流浪汉呲着牙,伸出双手,就要扑到女人身上去。女人吓得落荒而逃。女流浪汉站在她的快餐盒旁,双手叉腰,眼中恶狠狠的,气势汹汹地骂了半个多小时。
   我暗暗地想,这些乞丐和流浪汉,过着普通人所不愿过的生活,他们的心理,多半也是阴暗、扭曲和畸形的,不能按常理来看待。一点点的同情,并不能解决他们所有的问题。这应该是社会学家应该探讨的问题吧。
   多少年过去了,我还一直记得天桥下的一位老人。那位老太太应该有八十多了,满头白发,是个瞎子。天一亮就由家人搀着到天桥下坐着,脚边放个篮子,卖些毛线针、刷子、肥皂、樟脑丸之类的小商品。每样商品都用橡皮筋一样一样地扎好。你把要买的东西放在老太太的手里,老太太摸过一遍后,告诉你这商品所卖的价钱。那是很多年前,人们还没有用微信。你把钱递给老太太,老太太又边边角角全部摸过一遍,再掏出一个大大的手帕,里面装着一块、五块、十块的零钱,全都用橡皮筋一扎一扎地扎好。老太太把要找的钱找给你,再把你要的商品递给你,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她从来没有找错钱或拿错东西过。
   很久没有看到这位瞎眼的白发老太太了。我一直想念她那慈祥的微笑。在茫茫人海中,她是难得的能让我敬佩的一位老人。
  

共 27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正如文章摘要所言,这篇文章的确从城市的街头乞丐和流浪汉的各种生活形态上娓娓道来,展现了这个特殊群体的芸芸众生相。作者善于用自己敏锐的眼力和独特的感思进行描绘表达,非常形象生动而深刻客观真实地将这个特殊群体剖析得淋漓尽致。这个群体多数人是可怜的,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小编觉得,那种想不劳而获的不值得同情,那种坑蒙拐骗的肯定应该受到谴责,而那种能靠卖艺或卖点东西的值得我们尊敬。的确,这些乞丐和流浪汉的出现牵扯到社会的问题,或许应该引起相关部门重视。感谢作者精彩分享,作者切中时弊,内涵厚重,给人警示和思考。佳作推荐赏阅。【编辑:叶华君】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20-09-26 07:45:04
  小编以前也给过乞丐钱,可是那种伸手张来的不给,十分鄙夷这类,只给那种的确身有残疾的或靠卖艺为生的这两类人。感谢作者精彩的分享,谢谢赐稿。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2 楼        文友:何叶        2020-09-27 12:21:10
  问好老师,感谢支持。敬茶!
年轻随便折腾,摔个跟头又何妨?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