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好汉(小说)

编辑推荐 【八一】好汉(小说)


作者:士兵的呐喊 秀才,2274.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64发表时间:2020-09-26 12:33:12
摘要:人常说“老子英雄儿好汉”,这句话用在路虎和路开文这对父子身上似乎不大对,因为路开文比较文弱,似乎和传统意义上的好汉相去甚远。但是,路开文却想做个好汉,一个和他爹完全不一样的好汉。

【八一】好汉(小说)
   路虎感觉今天的运气好极了,他一大早送儿子去上学,居然能在竹林里捡到一只正在孵蛋的野鸡。
   他一边娴熟地拔毛一边琢磨着如何享受美味,那些脑补出来的场景让他心花怒放,不知不觉中连拔毛的动作都带上了节奏。直到邻居家那个叫做鸭毛的小子趴在围栏外,怯生生地喊他:“虎叔,出大事了,城里来的人要开车撞死路明,就在大路上。”
   他把野鸡往严重脱瓷的盆子里一扔,大步流星地赶到大路上。果然,阴沉沉的天空下,一辆皮卡车正在原野中轰鸣,似要从横亘在路上的路明身上碾压过去。他娘的,敢欺负老子村里的人!当我路虎不存在了吗?他顿时感到一股怒火在胸膛里燃烧,浑身无比炙热,于是扯下身上的衬衣,迎着风冲到皮卡车跟前,一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高高举起硕大的拳头,正要擂下去,忽然冷静了。他想起半个月前,两拳放倒了云水村的李大头,尽管当时的爽快无以复加,但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着实让人头疼。又是赔礼道歉,又是去医院看望,还写了保证书交给派出所。特别是那个保证书,写了三遍才让王所长满意,那种拿着笔杆苦熬的场景,让他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更何况,他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算下来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将近不惑的年纪哪里还能如此冲动?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拳头举起来比砸下去更管用,他忘了当时对皮卡车里面的人说过什么,也许压根儿他就没说什么。倒是紧跟在他后面的村长,和那些人叨叨个没完没了。等他反应过来,这件事情已经处理完毕,皮卡车走了,村长回村了,路明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拖泥带水地和他并肩而立。他看着村道尽头,那里有一个人在放水鸭,一个男人混到去看鸭子,真是连乞丐都不如。他远远地对着那人啐了一口,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还是水鸭好吃。”
   路明真诚道:“虎哥,中午不用弄饭了,到我家里来整点酒,今天幸亏是你过来……”
   路虎想起那只拔了一半毛的野鸡,摆摆手道:“算了算了,都是本家兄弟,客气什么。”
   路明又说:“村长中午也来我家,他经常在村里吹牛逼,说有一次和你喝酒,把你喝到位了,一单车倒在了水田里……”
   路虎说:“我日他娘!就中午,看我怎么放倒他!你先忙,我等会去大桥中学一趟,忙完就来。”
   路虎回到家,把野鸡拔毛,又煎了十几条刁子鱼,然后骑着那辆服役十多年依然好用的“凤凰”牌自行车,从庄前大路出发,往大桥镇中学赶去。在村道尽头,他和周庄的赶鸭人有过瞬间的四目相对,赶鸭人麻木的脸和无神的双眼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印象,两人就这样匆匆擦肩而过。等他赶到学校,熬到下课后把刁子鱼交给了路开文,就迅速返回。出校门的时候,他在小卖部碰见了一个老同学,老同学教初一年级的数学,他给路虎透露了一个信息:一个叫李雄的学生,经常欺负路开文。路虎强压住暴跳如雷的冲动,冷静地与老同学握手道别,然后怒气冲冲地驱车回了路庄。在村口他并没有见到赶鸭人,只见到路庄水田里四处蔓延的水鸭。他没有在意,把自行车扔回家后,慢慢走到路明家里。
   中午喝酒的时候,路虎并没有放倒村长,因为村长根本就没有端杯。他举着茶杯,对众人连连拱手道:“实在不好意思,我感冒了,正在吃药,不能喝酒,等感冒好了,一定再和大伙儿好好切磋切磋酒量。”
   这个理由当然不能让路虎满意,他正要提出异议,坐在他右边的莲莲碰了碰他的腿。莲莲是路明的老婆,只有二十五岁,身材高挑,长相出众,号称路庄的一枝花。刚才莲莲碰了路虎的腿,路虎并不以为然,他觉得莲莲是在暗示他不要和村长闹不愉快。他一想也觉得有道理,好歹是在别人家里,给主人一点面子还是必要的。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莲莲碰他的腿还有其他的内容。
   这一顿饭,菜不算特别丰盛,但土鸡、腊肉还是有的;人也不算多,除了路明夫妻,村长和路虎之外,只有路明的两个堂兄弟,以及他们的老婆。刚立秋,天气还很热,昨天晚上的雨根本就不影响今天的炎热,大伙儿兴高采烈地喝酒吃肉,人人都是满头大汗。路明家的谷酒力道很大,路明只喝了小半杯就不胜酒力,连连摆手道:“我不行了我不行了!”他两个堂兄弟酒量也一般,矜持着在那里浅尝辄止,倒是莲莲今天发挥不错,一直陪着路虎豪饮。村长没喝酒,但是讲笑话的本事还在,他讲了一个段子,引得满桌子人捧腹大笑。路虎却不敢笑,因为有一只柔嫩的脚正在他的小腿和脚背上摩挲,那只脚凉凉的,滑滑的,所到之处必定酥麻无比。他去看莲莲,莲莲正肆无忌惮地看着他,把玩着酒杯说:“虎哥是我们路庄第一条好汉,今天又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代表我们路明来敬你!我喝一半,你随意。”
   说完仰起雪白的脖子,真的就喝下去很大一口,然后得意地举着杯子在各人面前展示,最后把杯子停在路虎面前,挑衅地看着路虎。路虎突然发现喝了酒的莲莲很好看,红扑扑的脸,带勾的眼睛,妩媚的神情,他顿时有种抵不住的感觉,于是端起酒杯,也不说话,一口喝了个底朝天,众人纷纷叫好,他却一阵恍惚,筷子也没那么灵活了,暗暗道:“糟了,老子今天要倒!”
   又不知喝了多久,似乎人越来越少,他起身去路明家的厕所撒尿,出来时看见莲莲正靠在走廊的墙上,低头掰着手指,似乎有什么心事,又像有些幽怨。他浑身一阵燥热,脑子里却一片空白,走上前去,双手撑在莲莲两边的墙上,凑上前去,两人顿时亲在了一起。正在难解难分的当儿,莲莲突然推了他一下,顺着莲莲的目光,走廊尽头仿佛有个人影闪过,他吃了一惊,顿时酒醒了一半。也不回饭桌了,出了门,深吸一口气,直觉得整个大地都在旋转,于是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家,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睡醒后已经到了半下午,他想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儿子路开文在学校,经常被云水村一个叫李雄的小子欺负。路开文胆子小,被欺负了还不敢告诉他,这让他更加生气。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于是就去了路庄庄后的水库边上,在那里等待抄近路回家的李雄。李雄还没有来到,他却先等到了路开文,和村里路教授的儿子路唐唐。路教授是路庄有史以来文化最高的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在长沙做过教授,虽然已经退休在家,却仍有很高的声誉。在四十八岁那年,路教授的夫人终于怀下了第一个孩子,经过婚前检查,医生们告诉他这个孩子得唐氏综合征的机率极高,但路教授夫妇还是义无反顾地把路唐唐生了下来。路唐唐果真就是唐氏儿,从一出生,他就成为所有人嘲笑和戏弄的对象,他唯一的小伙伴就是路开文,这也连带着路开文遭到耻笑,因为大伙儿觉得只有傻子才会喜欢和傻子在一起。路虎看着儿子和唐唐肩并肩欢快地走来,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拦住路开文,又对唐唐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走开。
   父子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就呆呆站了足有半个小时,期间路虎抽了三根烟。好不容易等到李雄过来,同行的还有云水村老七的两个小子,那两个小子并不是老七亲生的,大的叫做云风,小的叫做云龙。李雄远远看见了路虎,情不自禁地做了一个避让的动作,但终于没有躲,三人停止了聊天,低着头,加快了步子,在经过路虎身边时,路虎冷冷道:“站住。”三人站住了。路虎又说:“你们两个先走。”两人并不走,云风说:“虎叔,你是大桥镇有名的好汉,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小孩吧?”
   路虎诧异地看着云风,这个少年有着不羁的表情,和桀骜不驯的眼睛,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那时候他也是这样的天不怕地不怕。他在心里感慨:你狗日的要是我的儿子该有多好!他点了点头,“好,我不为难你们,开文,平时李雄是怎么欺负你的,你去打回来,我不插手。”
   路开文沉默半晌,嗫嚅道:“算了吧,他们都挺好的,没有欺负我。”
   路虎非常纳闷,他很不理解为什么生了这样的儿子?他对“老子英雄儿好汉”这句话产生了深切的怀疑。他走上前去,抓住李雄胸部的衣服,略一用力,竟把李雄提到了半空,“你小子还练过气功!气功是什么玩意儿?有老子厉害吗?你们村的李大头不也很牛逼吗,经得起老子两拳?你再敢碰我家开文一下,信不信我把你家房子拆了?”
   毕竟对方还是一个少年,尽管个子有成人那么高,然而瘦弱,还只是一个孩子的体格,这让路虎有种意兴阑珊的感觉。这种意兴阑珊持续到了晚饭时间。路虎把饭桌摆在了院子里,又倒了一杯“回魂酒”,下酒菜正是那只野鸡,已经爆炒成红通通的一大盘。路开文不吃野鸡,夹了一点青菜端着碗进了堂屋。野鸡味道不错,座位又宽敞,不像中午那么拥挤,所以路虎吃得很开心。在啃鸡腿的时候,他瞥见墙角有个人在那里鬼鬼祟祟,似乎想过来又不敢过来,但还是低头哈腰地慢慢走过来了,却是周庄那个赶鸭子的中年人。赶鸭人在院子外面停下了,踮起脚来瞅着菜碗,这让他有些烦躁,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赶鸭人似乎有些慌张,嘴唇动了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又什么都没说,灰溜溜地走了。
   莫名其妙!路虎在心里说。吃完晚饭,天色尚早,他光着膀子,把衬衣搭在肩膀上,慢慢溜达到了村口。村口池塘边上,有个女人在那里洗衣服,远远看去有些身材曼妙的意思。他发现那个女人正是莲莲,中午喝酒时的某些片段突然不请自来,他霎时记起了午饭时发生的一切。他懊恼地在头上重重一拍,迅速掉转身子,正要回家,只见村长笑嘻嘻地从屋子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是赶鸭人,还有一个他也认识,是大桥镇派出所的王所长,上次他和李大头打架,还是王所长亲自调解的。
   王所长的制服裤子提得很高,盖住了高高隆起的肚子,他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在路虎肩膀上捏了捏,“看,路虎这体格多好!浑身都是肌肉疙瘩,男人就要这样,孔武有力!要是派出所招协警,我第一个推荐你!”
   路虎不喜欢王所长,就像他不喜欢所有公职人员。但王所长在他面前这么亲切,这仍让他或多或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出于礼节,他难得谦逊一次,“乡下人,从小劳动,练出了一身蛮力。”
   王所长哈哈大笑,给他递了一支白沙烟,又搭着他的肩膀,“走,到你家去坐坐。”
   路虎跟着王所长一起回家,村长和赶鸭人紧紧跟在后面。王所长和路虎在院子里拉了一会家常,又在路虎家里四处转了转,特别是在牛棚里驻足良久,牛棚里并没有牛,只有一些干枯的稻草,看来路虎不是能放牛的男人。
   王所长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所有人听:“路虎虽然不富裕,脾气也不好,但我相信他是条好汉,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是绝对干不来的。”村长和赶鸭人在一旁连连点头称是,这次王所长没有搭路虎的肩膀了,三人聊着天慢慢走了。
   碰到鬼了!这些人怎么一个个都神神叨叨?还有,看他们这副神情,好像我牛棚里有宝一样。还有,莫非还有人在怀疑老子偷鸡摸狗?真是日了鬼了!路虎简直是一头雾水。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有些蹊跷,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想,这也是他的人生信条之一,所以很快他就倒在床上,鼾声如雷了。
  
   二
   秋雨有条不紊地下了一夜。路庄水库大堤上的小土屋里,煤油灯透过窗户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迅速湮灭在无边无际的雨幕中。
   路明捧着一本破旧的书看得出神,这让他有一种在发奋图强的感觉。遥想当年,路庄的路教授年方弱冠,聪颖好学,在夏夜读书时苦于蚊虫叮咬,就把身子泡在水缸里,只露出头手以减少受攻面积,一时间在整个大桥镇传为佳话。但路明毕竟比不上路教授,至少他看书时就定力不足,极易走神。他想到午后时分,三四个长沙来的垂钓者,开着一辆皮卡,围绕路庄转了一圈,又爬到水库大堤上,四处看了看,也不废话,直接对他说明来意:他们想到这里钓鱼,钓一个通宵,天亮就走,鱼也不称了,一千块包干。
   这些傻逼!路明得意地笑出声来,把书甩到桌上——是一本《九阴九阳》,据说是金庸先生封笔多年后出山之作——路庄那些汉子在水库里钓鱼已有十多年,那些鱼都成了精,极难上钩,长此以往,大伙也就慢慢失去了兴致。
   路明捏了捏迷彩服上衣的口袋,感到无比的充实和满足。
   天亮了,雨停了,钓客们收起了五花八门的钓竿,把各种设备搬到皮卡车的车厢里,光这个过程就用了将近一个小时。路明一直在窗口冷眼旁观,一边暗自腹诽城里人就是人傻钱多,直到他们起鱼时他才吓了一跳,随即就踉踉跄跄地蹿到皮卡车边上,又猴一样爬上车去。车上有一个硕大的水箱,里面还滚着气泡,大大小小的鱼挤得水泄不通,以鲢子、草鱼居多。钓客们还两人一组,抬着装鱼的筐子,眉开眼笑地从堤上走下来。
   路明自从承包这个水库以后,每年卖鱼能有八千块左右的收入。但他粗略估算一下皮卡车上的鱼,价值已经不下三千,这意味着他今年的收入会减少将近一半。他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他记得当时他拦住了他们,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地说了许多话,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全改变,好像不是从自己口腔里发出来的。钓客们回答了他,但他仿佛一句都没有听清,然而他记住了钓客们的笑容,那是一种嘲弄和鄙视的笑容。这种笑容他经常看到,每当庄子里有红白喜事,邻村的疯子过来赶酒席时,乡亲们就是这种笑容。钓客们的皮卡在他身边轰鸣着离去,泥渣子溅了他一脸,他这才如梦初醒,顾不得擦脸,赶紧抄近路往村口飞奔。他跨过两条小沟,穿过一片菜园,又从几米高的田坎上一跃而下,然后在村子里的瓦砾中狂奔。这期间,他做了一件唯一正确的事情:对碰到的鸭毛吼了一声,快叫你虎叔到大路上去。

共 1196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提起好汉二字,所有人的心中定会浮现出鲁智深、武松等形象。无一列外的,他们的外表都是体态雄壮,孔武有力的,他们的性格都是风风火火、仗义执言的。本文中的路虎就是一个标准的传统意义上的好汉。他的仗义更多的是给了乡邻和其他人,这和传统意义上的好汉做派非常符合。路虎貌似鲁莽实际上却是粗中有细,在处理他儿子路开文被李雄欺负这件事上,路虎虽然不满路开文的貌似懦弱,但也给了路开文尊重。这就是传统好汉信条中的言出必诺,有礼有节,也就是俗说的江湖道义。作者对路虎这个人物的塑造可谓形神兼备,令人过目不忘。同样令人记忆深刻的是路开文,毫无疑问,和路虎相比路开文算不上“好汉”,但他却有一颗强大的内心,他有自己的原则,他的目光看得更高更远,他心中定有一个日趋成熟的理想或是目标。应该说这差异与父子俩接触的大人有很大关系。 路虎接触的都是所谓的三教九流,路开文接触的却是路教授。准确的说,路教授代表的是更广阔的天地,更精彩的人生以及一个绝佳的机会。很幸运,路开文抓住了这个机会。因此他注定会是一个和他父亲不一样的人,一个并非传统意义的好汉。在对水鸭的处理上,路开文的方式超出了同龄的孩子很多。路开文的方式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正中问题核心,颇有釜底抽薪之妙。这巧妙地化解问题的方式,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出于无心,但其实这与路开文受到路教授的影响有直接关系。不客气的说,这种处理应该方式属于更高层次的,颇有攻心的意味在其中。从这一点来看,路开文其实已经胜过路虎很多了。文章结尾处,路开文说了一句“我也要做好汉。一个真正的好汉。”这句话很是耐人寻味,这说明路开文心中对好汉的认定已经和很多人不同了。我们有理由相信,路开文要做什么样好汉,就是作者要传递给大家的。至于究竟是什么,我想,每个读者会有不同的答案。任何一个答案都是不全面的,所以,这个答案就交给每一个认真阅读此文的朋友吧。说完内容,再说写作手法。作者讲故事的本领一流,叙述很流畅,对白设计也很到位。在时间空间上采取了比较少见的倒叙式,所谓倒叙就是把结果摆在前面,产生结果的原因放在后面。这是极考验功力的,因为一般来说,结果都出来了还用看过程吗?如何留住读者如何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就成了重中之重。毫无疑问,本文作者成功了,成功的引起了我的阅读兴趣,也因此让故事更加引人入胜。整个故事犹如抽丝剥茧一般层层递进,环环相扣,让读者欲罢不能。作者在本文中还大量运用了反衬的写作手法。最多也是最明显的就是对路虎和路开文这对父子的描写,可以说是用路虎衬托了路开文的文气,同时用路开文衬托了路虎的豪气,这让两个人物更加鲜活更加可信。文中王所长说:“路虎虽然不富裕,脾气也不好,但我相信他是条好汉,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是绝对干不来的。”一句话点出了路虎的人品,还有更多类似例子就不一一例举了。反衬这种手法是我个人最喜欢也经常用的手法,我个人认为,用反衬比直接描述的效果好很多倍。打个比方,在写战争题材的小说时,如果敌人都害怕主人公,那不用多说,读者定会觉得主人公很厉害。这是不是比直接写主人公如何人如何厉害好很多,也更令人信服呢?分析了这么多,只想说明一点,本文作者拥有深厚的写作功底,强大的文字驾驭能力,以及缜密的情节铺设能力,这是成为一个好作者的必备条件。最重要的是,作者绝对是用心写了这篇文字,文章立意高远深奥,即便是我这个自诩高手的人也难以窥其全貌。俗话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其实用不着读百遍,只需静下心来,跟着作者的笔触沉入到情节中去,你就会有所发现。我来江山的时间不长,能力也不高,接下来对本文的评价仅代表我自己的观点。我给这篇小说的评价是:上乘佳作。如有机会,愿和作者多多交流切磋。【编辑:燕山客】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9-26 12:34:04
  好酒要品,好文需读。佳作难得,不容错过。
燕山客
2 楼        文友:士兵的呐喊        2020-09-26 12:50:10
  感谢编辑,你辛苦了!我写文章固然用心,你看文章却更用心。几乎我想表现的、想表达的,你都看了个八九不离十。我现在写文章产量极低,差不多也就是一年一两个短篇,然而在写作时仍不够耐心,对我来说,《好汉》是不够完美的。但就像自己的孩子,哪怕不完美,也能博得自己的青睐。我写这篇文章,源于有一次带孩子回乡下老家,我父亲对孙子颇有失望,认为他不够顽皮,老一辈的观点是人不能太老实。我父亲正是文中"路虎"的原型,而我却想把孩子培养成"路开文",至于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是"好汉",这也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吧。
英雄皆寂寞,好汉不回头。
3 楼        文友:燕山客        2020-09-26 12:59:00
  人的眼光都有局限性,因为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都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可这句话让我十分反感。凭什么我的一生被别人的一句话给定性了。我更欣赏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至于你怎么教育孩子,我个人的看法就是,他只要四个健康阳光和积极善良的人就好了,至于别人说什么不重要。因为人是为自己活的,也不是活在别人的嘴里的。建议你教会孩子反驳,不是吵架哦,是据理力争。
燕山客
回复3 楼        文友:士兵的呐喊        2020-09-26 13:07:50
  孩子还小,只有四岁,硬是被我教育得文质彬彬。我希望他勇敢而又善良,坚强而又斯文。看了你的文章目录,猜想你应该也是军旅出身,等静下心来再拜读你的大作。
4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20-09-26 15:56:57
  路虎是英雄,但儿子路开文不算是好汉,因为胆小怕事,常常被人欺负。善良的路开文决定做一个好汉,与父亲路虎不一样的好汉。
   小说运用倒叙的手法,将开头部分的细节重新顺一遍,起到了画龙点睛作用,真是好小说呀。
   欣赏学习了。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
黄金珊瑚
回复4 楼        文友:士兵的呐喊        2020-09-28 10:43:52
  昨天没网,今天登录过来,看见老师留评,感谢指点,同时也有些惶恐,因为我实在不算是勤奋的作者,产量极低。至于写作手法,也没有定式,都是即兴为之。
5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20-09-28 07:54:14
  终于又见士兵老师作品,很是惊喜。小说以现实主义手法,展示隐蔽的灵魂和内心世界。以时间为结构,打破传统时间顺时序,将倒叙、顺序和插叙,随人物与情节的变化结构作品。以心系人,以心系事。恰似意识流的写作方法,让读者耳目一新。小说笔触细腻,人物塑造生动、真实,主题深刻。欣赏学习,祝老师秋安笔丰。
  
    
    
小小莲儿
回复5 楼        文友:士兵的呐喊        2020-09-28 20:31:04
  莲儿辛苦了。我这篇文章不太好读,线索有点复杂。你和我说过几次意识流,我对文学理论没有研究,但我相信,自己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是现实中存在、或者有可能存在的,我这种写法,最多算是在现实的土壤下涂抹一些颜色。有空一起交流切磋。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document.write("document.write("